中國人是因為聰明而被種族歧視?

聰明人應該富有,異常聰明應異常富有,才符合邏輯。當然,如果聰明人懶惰,肯定不富有。

但是,中國人不僅異常聰明,而且異常勤勞,卻不富有(人均GDP只有台灣的一半),為何?中國人的聰明都用在了什麼地方?

01

在美國,有位理髮師。 有一天,一個白人賣花的去找他理髮。 理完髮,他去付理髮費。 理髮師說:「今天不收費,我在做『社區服務』。」 賣花人愉快的離開了。 第二天早晨,理髮師發現一張『感謝你』的賀卡 和十二朵玫瑰花,放在他的商店門前。

一個黑人美國警員去理髮, 並且得到了同樣『社區服務』之後, 警員愉快的離開了。 第二天早晨,理髮師發現一張『感謝你』的賀卡 和一打炸甜甜圈,放在他的商店門前。

一位中國人軟體工程師去理髮, 並且他也得到了同樣『社區服務』對待。 第二天早晨,當理髮師去打開他的商店時, 猜他發現了什麼? 有十二個中國人, 在他的商店門前,等著免費理髮……

非常遺憾,這是那個工程師給我炫耀的戰績,不是段子!

02

這些國外製度,遇到聰明的中國人就漏洞百出 !

在美國,你去商場買東西,事後不論任何理由,都可去退貨。因此,有一些中國人假如過幾天要出席重要宴會,就去「買」一套名牌衣服,穿去赴宴之後,再去商場退貨。

美國商店還有一樁好事:買貴了,可退差價。於是有些中國人就趁平時不打折,但尺寸、顏色較齊全的時候,把貨品買回來,等到大減價的時候,再把收據拿去退差價。這些人對自己的行為洋洋得意,還到處宣揚自己的聰明,甚至納悶為何別人都那麼「愚蠢」,不會利用這個「漏洞」。

把占人家便宜看成「聰明」,把奸巧看成「能力強」,把挑撥族群看成「和解共生」,真的是價值錯亂。

03

10年前,我帶3歲多的兒子到美國旅行,寄宿親戚家。親戚拿出一個全新的兒童汽車安全座椅給我,說:「這裡規定,兒童一定要坐汽車安全座椅。這個給你用,因為是借來的,請儘量不要弄髒,我還要還給人家。」

兩周後,我不再開車,他拿著半新不舊的安全座椅到量販店辦理退貨。店員一聲不吭,將錢全數奉還。

親戚得意地說:「美國的商店,兩周內都可憑發票退貨,所以我們常來這裡『借』東西。有些中國人甚至連電視機都『借』呢!你說,美國人笨不笨?無條件退貨機制的漏洞這麼大,他們竟然都不知道!」

他們的確很笨,中國人只看到了他們的笨,卻沒有看到對方的誠摯和互相信任。

所以也不難想像,為何世界多數已開發國家都不歡迎華人,華人投機取巧、蠅營狗苟的本事,他們可沒少見。

後來,我到日本,在當地做事的台灣朋友招待我,出入都開車。我問:「東京地狹人稠,不是很難停車嗎?」「沒那麼嚴重啦!政府規定要有停車位才准買車,所以車子並不像你想得那麼多。」他說。

「哇!那你有停車位嘍?一定貴得嚇死人對不對?」「你怎麼跟日本人一樣笨!先租個停車位,等車子掛牌後,再把停車位退掉,不就解決了?」

幾天後,換成日本朋友招待我,待遇淪為兩條腿加地鐵。他客氣地說:「東京養車容易,養停車位難,所以只好委屈你擠地鐵了。」我馬上向他傳授「破解之道」。

沒想到他只淡然地說:「真要鑽漏洞,其實到處都是,比如家母住在鄉下,我把戶籍遷過去再買車就可以了。但是,我實際上就住東京,沒停車位卻買車,左鄰右舍會怎麼看我?開車上班,我怎麼面對同事?正派的人都不會這樣做。」

美國商店無條件退貨的機制與日本到處存在漏洞的法規,都建立在信任的基礎上,當信任瓦解,社會也會崩潰。因此,他們可以容忍政客做錯事,卻不容許政客說謊。

我們則是「假到真時真亦假」,每個人都虛虛實實。思維影響行為,而個人行為又可擴及影響企業服務、社會運作。

04

記得去羅馬搭乘地鐵時,發現有售票機卻沒有驗票機。我當場起了疑心,到底要如何確認乘客有沒有買票?如果有很多人逃票,那地鐵不就鐵定虧錢嗎?這是我們的習慣思維,總是想要替自以為是的小聰明或貪小便宜的心理尋求應對之道。

如果你真想知道不買票是不是也可以搭車?可以,的確可以入站搭車,但是你要確保不會被富有正義感的義

在紐約,有一次參觀有名的大都會博物館。付了錢,櫃檯員工給我們一個金屬片門票。友人告訴我,參觀中途可以隨時出來,如果還要再進去,金屬片門票就不用繳回,可以憑原本的門票再進入。確定不再進去參觀了,就把門票丟入門口的玻璃櫃中。

我習慣性問道:「門票的形式、顏色每天換嗎?」

朋友回答:「不換。」

「那會不會有人把門票帶回家,過幾天再來呢?或是10人進去只買5張門票,其中一人再把門票帶出來給其他人?」

朋友大笑:「只有中國人會這麼想!美國人的想法單純多了,進去就是要買門票,不再進去,就繳回門票。」

剎那間讓我覺得很慚愧,防弊多於興利的觀念、鑽漏洞的念頭竟是中國文化的一部分。

05

當然,走的地方多了,也並非只有中國存在這種情況。但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,以四大文明古國,五千年華夏文明歷史為傲的中國人,如果只能依靠「小聰明」「鑽漏洞」竊取財富,那無疑就是天大的諷刺。

上面都是真實見聞,在國內,還流傳著一個上帝修電梯的段子,很多人應該都看過。

天堂的門壞了,好人進不來,世界很混亂。天使們每天養尊處優,肯定不會修門,於是請示上帝。

上帝決定,招標重修。生意雖然不大,但是名氣好,於是眾多承包商來投標。

印度人說:3千塊弄好,理由是材料費1千,人工費1千,我自己賺1千;德國人說:要6千,材料費2千,人工2千,自己賺2千;中國人對招標辦的天使說:標的9千元,3千給你,3千給我,剩下3千給那個印度人干。 天使拍板:就你了!

後來地獄的門也壞了,壞人走不了,世界更混亂。

考慮到天堂發生的腐敗行為,地獄在招標時吸取教訓,制定控制價3000。

德國人看了一眼走了,印度人報價3000。中國人給了評標的小鬼500,報價3000,中標。

德國人和印度人都等著看笑話。

工程開工,中國人花了500材料費,500人工費,修了一半。然後宣布停工。

拖了半年,地獄扛不住了,追加投資3000,完工!

再後來天堂連接地獄的電梯壞了,也要重修,經過前面兩次教訓後。招標辦控制定價3000,而且要一次性修好。

德國人又來,看了一下走了,印度人報價3000。中國人也報價3000,而且完工後還有茅台送,中標。

拿到錢後中國人開工。材料500人工500。

完工後。上帝叫人驗收。中國人給了驗收員500紅包,驗收結果不合格,要重建。上帝沒轍,追加資金9000,重建!

再後來,人間的大門也壞了,投胎的上不來,經過前幾次的教訓之後,嚴格定價3000,監理,審計現場跟蹤!並且要免費保修1億年。

德國人嚇跑了, 印度人報價3000。

中國人來了,承諾免費修好,而且免費保修2億年!

最為交換條件,中國人提出,要電梯5萬年的管理權,上帝覺得問題不大,同意了。

於是,中國人修好了電梯,在門口設了個收費站,投胎每人每次500,雙向收費上不封頂。多給錢的投胎到美國,給500的投到歐洲,逃費的一律投到朝鮮。

當時看到這個段子,多數人都美滋滋的想:還是中國人聰明。

但大家卻沒看到背後所有付出的代價,所有工程原本使用最少的人力和物力就能完美進行,但卻因為中國人的「聰明」,增加了無數的社會成本,所有人、物都要圍著團團轉。

在當今,中國的生活成本之所以居高不下,就和這種浪費社會力有關。

當彼此信任度越高,管理就越少,彼此方便,成本自然下降,工作也越愉快。相反的,彼此猜忌、防範、圍堵、監督,不但降低生產力,工作也被動,不愉快。

如果感覺文章說到了您的心坎,不妨點個分享~

Facebook Comments

發表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