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反對興建機場第三條跑道的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,日前在其網誌「草雲居」撰文,以「三個尿兜的故事」解釋為何耗費逾千億元的三跑「建了也沒用」。他昨再在facebook「更新」故事的最新版本,指三條跑道就如設計成「品字形」的三個尿兜,代表三跑、中間的尿兜之空域,與代表二跑、左邊的尿兜之空域,出現重疊,根本沒有作用;如飛機要轉移離開二跑之空域,則又會與右邊代表深圳機場之空域重疊,「冇路走,是空間幾何的硬問題,人大都解決不了!」

 

以下是林超英反對三跑的七大理據:

一、無助增加競爭力

赤鱲角機場近年失去世界第一的地位,源於旅客的「機場體驗」不斷倒退,這與機管局失職和機場接待乘客的服務質素有關,因此改善服務才是當務之急。再者,機管局提出三跑的主要目的是爭奪大陸乘客,但是隨着大陸機場的設施和服務逐步提升,大陸人自然會選擇無需過關的大陸機場,赤鱲角機場將面對類似葵涌貨櫃碼頭的困局,地緣關係註定競爭力必然下降,三跑無法改變大局。

二、無需增加就業機會

香港現時基本上是全民就業,政府亦清楚指出未來的困境是勞動人口不足,此刻憑三跑製造大量職位是漠視現實,而輸入高達十萬個外地勞工也是不可思議的。此外,事實上目前機場的職位空缺高達二千個,人手本已不足,以致未能百分百運轉,再多一條跑道只會製造更多空缺,令機場的服務水平進一步下滑。

三、吸引不了投資者

促進貿易和投資之說,主要是指海外投資者會多點使用香港機場。然而,他們需要的機場,是一個高效率和有品味,讓他們隨時可以舒適地使用的地方,這樣才能讓香港發揮大陸機場沒有的國際優勢。然而,如果赤鱲角機場起三跑後,只會擠滿更多進出大陸的乘客,除了令投資者更難買機票外,機場商舖處處,喧鬧繁囂,品味難尋,只會令旅客更抗拒使用香港機場。

四、香港不能再承受更多旅客

香港的旅客承載力是有限的,目前已大概觸及這個界限,大家不能漠視旅遊業對香港民生的衝擊和地區市民的反響,過去重量不重質的「消費旅遊」模式,已是不可擴充下去的。旅遊業必須自我提升,走創新、多元、優質、高檔的路線。

五、無助物流發展

航空貨運過去一段時期的增長,建基於大陸工廠產品外銷和外國貨品進口到大陸,但隨著大陸機場設施和運作系統漸趨成熟,香港機場的競爭力已下降。赤鱲角機場的貨運量近年的增長已有阻力,相信快要見頂。如果三跑最快2023年才建成,對於香港的航空貨運業已經是明日黃花,不建也罷。

六、不能大幅增加航班

增加一條跑道不保證飛機航班容量明顯增加,因此不能等同競爭力,原因是赤鱲角機場受制於緊張的空域資源,建了三跑也會因為空域堵塞,而不能增加太多航班。正如近來才啟用的廣州白雲機場第三跑道,每日只能增加10個航班,被謔稱為「擺設」。

按照現時計劃,三跑建成後只供降落,但是航道與深圳南面航道交叉重疊,不符國際民用航空組織的安全要求;若要解決問題,香港需要額外取得深圳機場以南的空域,但是至今機管局和民航局都未能清楚交待,因此建設三跑的意義不大。

七、效益不大

興建三跑的財政預算超過1400億元,但是根據以上的討論,港人將不會得到一條真正跑道的回報,三跑最多只能增加航班約15%;若向北的航線若落空的話,就更可能連一班都加不了。再者,今年一月動工的北京第二機場第七跑道,按比例計算,其預算剛好只是香港三跑預算的十分之一,所以三跑是一個天價的低效率工程項目,無理由進行。

為何香港政府願意用1415億興建沒用的三跑,卻不願意93億海水化淡?

因為建第三跑可給予大陸從中取利,而建成對大陸影響不大
但海水化淡技術大陸是零,插不了手入去取利,一定要依賴外國技術,而建成投產後可能會買少好多水,甚至不買東江水,大陸好怕冇左東江水呢舊肥豬肉,以後又唔可以鬧:「如果不是祖國照顧,給香港東江水,香港人要吃屎水」

 

Facebook Comments Box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