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末民初的澳門,一個原本不起眼的彈丸之地,卻在開商埠後,突然湧現出了許多響噹噹的人物。然而,在這些人物中不能不提天字一號人物,清末澳門的第一代賭王,澳門、廣東開賭第一人,叱咤澳門賭壇幾十年的傳奇人物——盧九。

19世紀,突然來到澳門,是因為澳門成為自由港,瞬間人口大增,發財的機會越來越多。盧九先從當年自己的老本行干起,賣豬肉,由於自己善於經營,屢次抓住好機會,能處理好各種關係,不久盧九就壟斷了澳門的豬肉市場,從此財源滾滾,瞬間暴富,他也理所當然的成為了19世紀晚期澳門名副其實的「豬肉大王」。

以盧九的個性,當然不會僅僅滿足於豬肉行業,於是他開始從錢莊做起,相繼涉足貿易、地產、賭博、鴉片等多個領域。然而,真正讓他後來發跡的卻是賭博行業,當然成也賭博,敗也賭博。澳門成為自由港口,政府管轄鬆動,瞬間賭博行業如雨後春筍般突起。番攤、闈姓、白鴿票甚至慈善彩票,幾乎涉足所有賭博類型的門道在澳門這彈丸之地都能找到。而盧九自從涉足賭博行業,就對其形成了壟斷之勢,居然長達四十多年。盧九的勢力橫跨澳門、廣東,他也成為了在澳門、廣東開賭第一人。理所當然的成為了清末澳門的第一代賭王。

然而,盧九並沒有逃過盛極而衰的法則,這一切又與官場的波動密不可分。1900年,李鴻章接替德壽擔任兩廣總督,因為馬關條約,清政府實在揭不開鍋,於是李鴻章在廣東放開賭禁,快速抓錢。盧九認為時機來了,於是迅速成了宏遠公司,並獲得了廣東全省白鴿票八年的經營權。並每年承諾向廣東財政上繳200兩白銀。正當盧九乾的如火如荼之時,上任兩個月的李鴻章卻被慈禧調走了。接替李的是德壽,此人是個禁毒派,開始打擊賭商,但手段不重,又因盧九通過銀子打通各種關係,所以對其影響不大。之後,又有鹿傳霖、陶模擔任總督,但對盧九的賭業沒有什麼影響。

1903年4月,朝廷命岑春煊署理兩廣總督,此人曾因一舉彈劾四十餘名官吏,而得了一個「官屠」的綽號。一上任,便在廣東全省禁賭。此次可不是作秀,這次要借禁賭的名義來肅清吏治,以此打擊不法官吏,一同將賭博業徹底清滅。

岑春煊在廣東禁賭之力度前所未有,聲明:「如果私自經營賭博一旦查明屬實,人隨即處死,產業查封,變價拍賣,拍賣的三成入官,七成作為告密者獎金,同時下令五家連坐之法,如有發現隱瞞包庇者,五家之內財物房舍全部充公。」

作為賭博行業的龍頭老大,盧九難以逃脫,最終下定決心保命要緊,撇下經營廣東幾十年的賭博產業逃命。但由於當年向政府交了許多銀子,致使盧九當初在澳門、香港各地借款,現在盧九不僅一無所有,還欠了一屁股債。

不甘心的盧九決定討回這筆「冤枉錢」。於是他在1888年加入了葡萄牙國籍,當然算是「西洋籍商」,這時候,他利用這種身份,依仗葡萄牙政府,與整個大清打起了官司。他請葡萄牙公使照會清朝總理衙門,並要求兩廣總督將勒索錢財「照數一併發還」。 以一人之力與整個大清打官司,幾百年中實屬第一,當然最後分文沒得到,並且還得罪了岑春煊,在廣東毫無立足之地。

但盧九並不死心,1905年,葡萄牙政府與清政府商議興建鐵路,此時盧找到鐵路督辦大臣盛宣懷,表示願意出資修建這條鐵路,但希望盛助其從廣東財政追討回那筆200萬銀元。作為商業之祖的盛宣懷豈能不知盧的小算盤,當然不會因這樣一個人,遷怒整個廣東。但因為此事,盧九的大名更是在全國出了名,與政府作對的下場,更是讓盧九在大清的地盤上無立錐之地。

1907年,已無路可走的盧九在澳門私宅「娛園」懸樑自盡,時年60歲。然而其死因至今成謎。澳門第一代賭王,以一人之力與整個大清打官司,卻最終落得個懸樑自盡。想想,光鮮的一生,壟斷澳門賭業四十年,卻被李鴻章騙,盛宣懷鄙視,岑春煊恐嚇,真是官場難撈!

Facebook Comments Box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